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传奇孟姜女】【作者:孤独一狼【完】
【传奇孟姜女】【作者:孤独一狼【完】
本帖最后由 1794 于 2009-7-12 14:25 编辑

  自秦一统六国,已无内患,奈何匈奴却屡屡出兵骚扰边关,始皇震怒,命加修长城,以绝匈奴之险。此令一下,顿时举国遍招壮丁,一时间,秦国上下,皆被搅的人人皆危,妻离子散。

  一日间,在潼关城里,自庶民区中传出一阵悲凄……

  离近看去,只见一娇媚佳人正搂紧一书生,两人抱头痛哭。此二人乃皆是潼关人氏,男子名唤范喜良,年方十九,女子名曰孟姜女,芳龄二八,生的体态妖娆,清丽异常。二人自幼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两家老人已将二人亲事定下,只等良辰吉日拜堂成亲。

  不料始皇一声令下,凡十六岁以上之青年男子,皆必须做修建长城之劳役。喜良正在此限定之列,近日官府紧逼,无奈之下,只得将婚事搁置,远赴长城而去。二人分离在即,不由得心中悲痛欲决。

  “夫君,你我刚定亲完毕,尚未拜堂,不料却在今日做此牛郎织女、天河之隔。妾身心如刀绞,望夫君早日归来,勿忘妾身在家中苦候。”孟姜女悲切的哭道。

  喜良此刻也泪撒满颊,将佳人抱住哭道:“妹妹切末悲伤,兄此去不过年许时间,妹妹在家安心等待,喜良定当早日归来,与妹妹再共结良缘。”

  二人正纠缠之间,一旁衙役早候的不甚耐烦了,上前一把分开二人,强行将喜良拉走,孟姜女拉扯不住,只得在泪水间目送夫君离去……

  转眼春去冬回,一年光景转瞬及至。孟姜女在家苦候,却无半点喜良消息,眼见着四下邻居皆平安归来,夫君却渺无讯息,愈等下去,心中便愈发慌乱。

  一日间,孟姜女禀告父母,欲独自一人往前方寻找喜良,父母苦苦规劝,却无半点作用,无奈之下,只得应允。佳人收拾行装,拜别双亲,前往长城寻找夫君。

  路途遥远之中劳苦艰辛自不多表。不料刚到长城,却在其他劳役间探得喜良早已累死在长城脚下。连尸骨也不知葬在何方?孟姜女闻听噩耗,如五雷轰顶,呆立城边。

  万未曾想到自己千里迢迢来此寻夫,却得到如此噩耗。心中悲苦,再也难以抑制。不由得悲悲切切、哭倒在长城脚下。

  此哭声真是悲痛异常,天地为之色变。第一声悲啼,却见顿时风起云涌,哭至二声,立闻雷声涌动。三声哭喊一出,只见狂风暴雨、大地震动。啪啦一阵剧响,震倒半边城墙。喜良尸骨浮现而出,佳人见得夫君骸骨,更是痛苦哀伤,直哭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此时,始皇正巡游至此,见的这桩奇事,心中大惊,忙令左右唤孟氏来见。

  见得佳人,惊为天人,当下喝退左右,谓之曰:“美人不必悲伤,汝夫乃短命之人,有此娇妻。却无福享受,今日美人与朕在此相间,真乃天赐良缘,寡人欲加封美人为后宫嫔妃,从此享尽荣华,不知何如?”

  孟氏见始皇如此荒淫心中鄙疑,方欲高声痛斥,但转念一想,“吾与昏君哼然决裂,死亦无所畏惧,奈何夫君尸骨尚裸露荒野,实在与心不忍。”当下打定主意,抬头道:“民女蒙皇上厚爱,诚惶诚恐,本欲以身相许,无奈夫君方役,民女自当为其料理后事,妾有三条,若我皇应允,方可作罢”!

  始皇道:“但言无妨。”

  孟姜女道:“其一,请我皇为喜良金鼎玉葬。其二,我皇须披麻戴孝,亲自送葬。其三,民女素闻东海蓬莱仙岛乃天地灵气之所在,我夫需葬于此地。”

  始皇虽觉此条件,甚为苛刻,怎奈心中早为美人姿色所迷,只想将其拥入寝宫,辗转消魂。当下也没有顾虑许多,急急道:“美人条件,朕完全应允,明日一早,寡人就将处理此事。”言罢,连忙走下龙台,牵住美人玉手,便愈带入寝宫。

  孟姜女也不拒绝,跟得始皇便至于榻前。

  始皇见成得好是。心中欣喜,先于桌上取鼎中之酒,一饮而进。而后,托住美人下额,便肆意看将起来。

  越看越觉得美人清丽不可方物。口中叹道:“美哉,佳人艳丽如斯,虽倾国倾城之貌亦不过如此尔。

  半晌,始皇拥美人坐于榻上,孟姜女心系喜良尸骨一事,只得勉强相就,倒入其怀中。俏眼甘斜,见始皇却也生的体态强健,风流俊俏,仪表超群。心中亦有些情动。口中喃喃道:“我皇如此宠信,民女愧不敢当,此皆名女之福矣!”

  口中声音燕语莺蹄,清脆动听。

  始皇闻罢欲火上蹿,趁势推倒美人。姜女亦柔若无骨,任其摆布。始皇急解美人绣衣,顷刻间,露出一对酥乳,如粉团一般细嫩异常,两点猩红乳头煞是可爱。始皇更是按耐不住,狠命褪下美人小裤,露出雪白粉腿,不由得看的惊呆楞眼。那物忽的挺立而起,涨涨的鼓的难受。遂将自家衣裤剥个干净,恶虎扑食般压将上去。

  孟姜女轻呼一声,不禁搂住,与其肌肤相亲。始皇一手捻得那话儿,朝着肉缝便戳。方顶进了半个头,姜女已痛的煞不过,探手将其尘柄阻住。始皇急的满头冒汗,再三哀求,姜女才送开玉手,让那物又滑进一些。

  始皇趁势长驱直入,欲一探到底,怎奈牝内十分肉紧,方进得寸许,便再难进入。可怜姜女在其身下“咿呀”哼叫,只觉阴户内热辣辣十分疼痛。始皇加力冲刺,秃的一声连根没入,一下子攻破头阵,可怜姜女瞬间红元尽失。

  “啊呦”姜女咬紧牙关,痛呼不止,心中暗想:“今日一次,却被他人破了我的身子了。”

  始皇方知其尚为处子,不由得心中爱怜。便缓缓抽送,时日不长,姜女亦觉得苦尽甘来,周身通泰。不由得朱唇微启,双眼紧闭。遂曲艺奉承起来。身子上下迎凑,口中哎呀呻吟不止。只觉下体淫液亦缓缓流出,阳物在其体内亦抽插顺畅起来。自比先前爽快许多。遂用手板住始皇臀儿,任凭其来回插弄。

  始皇干将少许,也觉牝中道路渐宽,阳物进出已不甚费力,知火候已到,索性起身,跪于榻前,架起美人双腿,啪的一声,阳物复又全军覆没,翻江倒海般在里面搅和起来。下下直达花心。一时间顿时浓烟四起,淫水纷飞。

  二人在榻上弄的天昏地暗,情趣异常。姜女已然是欲仙欲死,痛快淋漓。高高抬起下身,将蜜穴极力迎凑。口中浪语喊成一团。始皇亦是花间老手,开始行一上一下,九浅一深之法,冲突往来,汲汲如鱼戏水一般抽送自如。直戳得孟姜女乳房乱颤,花心欲裂,只能紧咬银牙,死命忍受,把个迎风杨柳般的身子东摇西晃。

  二人于榻上混战不休,也不知道插弄多少时辰。孟姜女早被弄的气喘吁吁,香含淋漓,死去活来一般星眼朦胧,玉肢酸软。便似一摊软肉瘫倒至榻上。

  始皇欲战欲勇,一根坚挺阳物进出如风,宛如蛟龙入海,插弄的上下翻飞。

  干到爽快之处,不由得大声吼叫,阳物在牝内蹼蹼乱抖,一股浓精一泄千里,孟姜女美穴亦承受不了这许多精液,顺之下体直流至榻上。

  始皇缓过气来,忽发现美人已昏迷不醒,忙手探其鼻,不见风吹草动,心中慌乱,连忙用口布气于之,折腾许久,孟姜女方睁开眼来。当下,谓始皇说道:“我皇勇猛,民女不堪承受,险些被皇上弄死。我皇真乃天下第一英雄也。”

  始皇闻得此言,心中得意之处无以伦比,只觉天下英雄皆不如自己了得,人间美事,皆尽如此矣。口中得意畅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