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7)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7)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310
 
  ……闯下大祸了。
 
  老闆看到我半裸的丑态,一怒之下对叔叔拳打脚踢。叔叔整个脸真的是被打 肿,牙齿掉了一颗,差点还被抓去警察局。还好最后老闆只有禁止他再来网咖, 就把他扔出去了。
 
  从恍惚中恢复过来的我赶紧穿好衣服,在那群看好戏的色鬼注视下,跟着怒 不可遏的老闆进去休息室。
 
  劈哩啪啦就是重重的训话。
 
  我真的……不想听。
 
  大概是因为认知到自己的确犯了错,却又不是真心想改掉吧……
 
  「你满足我的话,我就不会上那个人的当啊!」
 
  还厚着脸皮拉叔叔当挡箭牌。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中午才跟我约时间,下午就跟别人乱来!」 
  好讨厌。
 
  「就忍不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天都想要你!」
 
  好讨厌被戳到痛点却无力回击的羞耻感。
 
  「你想要我,不代表就可以给别人碰!」
 
  好讨厌拿情感做藉口的自己。
 
  「那你碰我啊!你碰我啊!」
 
  唉……
 
  「够了!你今天先回去反省,明天再来!」
 
  明明不想惹他生气的,却变成这样。
 
  好好解释是会死吗,臭小简……
 
  狼狈地走出休息室,外面有好几个傢伙盯着我。吵架内容都被听见了吧…… 
  想到就不爽,瞪了他们一眼。
 
  「看屁啊,干……」
 
  没好气地扔下这句话,我就离开网咖了。
 
  比平常早好几个钟头回到家,爷爷不在,屋内却有声音。我才走到楼梯间, 就听见二楼爷爷奶奶房间传出叫声。
 
  是奶奶的呻吟。
 
  加上阿狗伯明显的喘息。
 
  床铺嘎吱嘎吱地作响中,还有另一人的声音……好像是剌阿伯。
 
  真是下流。
 
  待在屋里会听到那些令人心烦的叫声,心情就够差了还这样,乾脆去外面晃 一下吧……
 
  我骑到附近杂货店买了汽水跟香菸,是叔叔抽的牌子,买完才发现没打火机, 只好溜回家拿。
 
  附近也没啥好逛的,就满满的田跟树,随便绕一圈,我就蹲在路边看着远方 田里来回的人们,点了根菸来抽。
 
  网咖的菸味还没什么感觉,抽菸就让我想起昨晚的韵味,心头痒痒的,身体 似乎变得敏感,有点兴奋. 但依然不觉得可以忘却烦忧,因为我还是很沮丧。 
  踩熄第二根菸时,手机响了,是叔叔。我挂掉一次、两次,还是继续响,只 好听听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小简,你还好吗?」
 
  「我在抽菸。」
 
  漫不经心的回答。
 
  「要不要叔叔去陪你?」
 
  「你只想上我吧。」
 
  刻薄的语气。
 
  「算了,你心情好再跟叔叔讲. 」
 
  「掰。」
 
  激情后的冷漠。
 
  挂上电话,我又随意在田海间的道路骑了几圈,才回到家里……叫声弱了, 但未中断……又跑出来,这次没走远,只在院子里抽着菸打发时间.
 
  屋里传来踩着拖鞋下楼的声音时,我一脚把好几根菸蒂扫到水沟里,进门, 果然看见阿狗伯和剌阿伯相继下楼。
 
  「妹妹回来了喔!今天怎这么早?」
 
  阿狗伯的台湾国语,不知怎地让我笑了出来。
 
  「啊哩甲昏喔?」
 
  剌阿伯靠近闻我,同时也让我嗅出了他身上那股混杂在汗味中的体液味道。 
  噁心。
 
  「抽一点而已。」
 
  我随便应几句就上楼,和奶奶擦身而过,又是一阵噁心。
 
  晚饭前我都在发呆跟抽菸,老实说根本就不知道在抽什么意思的,因为还是 很烦恼、还是很空虚。
 
  想拨给老闆拨不下手,想等他打给我又不打来。也想跟叔叔为刚才的事道歉, 又不想再让他佔我便宜。
 
  可是……被男人摸,真的很棒。
 
  一旦进入状况,整个人就变得很骚包,只想要更多亲密接触,不管对方是谁 ……老闆就是因为这样生气吧。
 
  看来交往这种事,好像就代表不能乱跟别人发生关系……
 
  要是我能坦率地打给老闆、跟他保证绝不会再犯,他应该会很高兴地原谅我 ……但我终究不是这样的女生。
 
  我是喜欢被抚摸、喜欢被呵护的。
 
  而且……我很享受肉体的快感。
 
  我想着这些事情、昏昏沉沉地快要入睡时,房门被人打了开来,擅自进我房 间的是阿狗伯。
 
  躺在床上看着阿狗伯走进来的样子,我感觉到一股顿时让身体敏感起来的默 契。
 
  於是我向阿狗伯伸出双臂,扯着撒娇的嗓音柔声道:
 
  「伯伯,抱抱……」
 
  然后我们又全身赤裸地缩进被窝里了。
 
  这次我是侧躺……就像第一次被插入的姿势,让伯伯右腿压到我大腿上,用 屁股肉感受着他的勃起。而我充血的阴茎,也在他静止不动的掌心内侧轻微颤动。 
  不可思议.
 
  昨天到现在射了好多次,阴茎却依然勃起。虽然不是很想被爱抚至射精,被 男人抱住的微弱快感倒是搔得很惬意。
 
  阿狗伯就好像能够理解我这样的渴望,仅仅是抱住我、轻微地挑逗我,并未 真的打算出手。
 
  我在他怀里舒服地入睡。
 
  浅薄睡眠中,依稀感觉得到阿狗伯温柔的爱抚。似梦似醒之际,身体味道渐 渐改变了,随着伯伯摸遍我全身上下的手,染上了他浓浓的体味。
 
  手机响起,我看了下时间,竟然才过半个小时……伯伯见我醒过来,手就安 分地回到我私处,轻握流出淫汁的阴茎. 呼嗯……
 
  老闆传了好几封简讯,大概是说明天网咖要休息一天,他会好好陪我……嗯 ……嘿嘿……好开心。
 
  「妹妹笑了喔,男朋友传来的?」
 
  点头.
 
  「对男朋友就这么开心,阿狗我会吃醋喔。」
 
  我转过来用手机照亮阿狗伯的脸,噘嘴说:
 
  「你现在抱着我,还吃醋。」
 
  声音变得在撒娇了,我害羞地笑着。
 
  「啊妹妹又不爱我!」
 
  「当然啰,我只爱我男友。」
 
  「你看吧!」
 
  「可是我可以给伯伯抱呀,或是这样……」
 
  说着,我凑到伯伯脸前,亲了他的左颊……却被他转过去吻住嘴。
 
  舌头流畅地抵住彼此舔弄,口水滴落到胸口,从握着手机的掌心旁滑落。 
  啊……我好坏。
 
  假惺惺地亲男人的脸,其实就在期待对方趁机强吻我……
 
  阿狗伯拿走我的手机,点开老闆传来的讯息,要我边看那些令我心窝一暖的 内容,边和他粗粗的嘴唇交缠着……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不懂……可是却很兴 奋.
 
  亲完,手机阖起,伯伯让我回归侧躺。这次是面对彼此,好让他用阴茎和我 相触.
 
  「啊……」
 
  微弱的触感,小小的舒服。
 
  感受着男人阴茎贴紧我的阴茎,彷彿可以透过他的勃起去想像那股性欲. 阿 狗伯的状况来说,就是慢慢诱导我亲口说出想被他干的欲望。或许正因为如此, 即使他明白我是怎么想的,始终没对我霸王硬上弓。
 
  毕竟小简我呀……只要伯伯强硬一点,就会任他鱼肉了。
 
  比起自己动手,让我主动哀求还比较有成就感;比起主动哀求,引诱对方出 手还比较有成就感。
 
  这就是我和伯伯之间的,色色的默契。
 
  「妹妹……想要就说喔!」
 
  「才不想要呢……啊嗯……」
 
  有点愉快的攻防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在新简讯声的干扰下暂且中断。
 
  伯伯身体靠得更紧,两根沾了彼此淫液的阴茎触到对方肌肤上,我在这阵微 痒的快感中拨了通电话。
 
  嘟噜噜……嘟噜噜……阿狗伯的手指沾着我的淫水抹到我唇上。
 
  嘟噜噜……嘟噜噜……接通的瞬间,我舔了下唇,红着脸蛋轻声呼唤: 
  「大万……」
 
  老闆的声音令人安心地传来:
 
  「小简,有收到我的简讯吗?」
 
  「有哦……」
 
  「你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
 
  「家里哦……」
 
  「一个人吗?」
 
  我低头看向被萤幕照亮的私处,在阿狗伯轻轻握住的触感中──娇滴滴地撒 了谎.
 
  「对呀……小简是一个人哦……嘻嘻。」
 
  「那就好。下午那个人还有没有骚扰你?」
 
  「呜……没有耶……」
 
  「有的话就通知我,或是直接报警,懂吗?」
 
  「好哦……」
 
  老闆语气放松下来,犹如耳语般对我说道:
 
  「还有你的声音……你在,嗯,那个吗?」
 
  「那个……?那个是什么呢……」
 
  啊……明明就知道还要装,坏死了,还害老闆一时语塞……嘻嘻。
 
  「你说嘛……大万你说嘛……小简在做什么呢……呼嗯……」
 
  「呃……要不要电话先挂掉,让你好好弄?」
 
  「嗯──弄什么呢?大万想弄人家哪里呢?」
 
  想弄人家被伯伯握住的地方吗?还是想弄……刚才给伯伯亲过的嘴嘴?或是 ……早就染上伯伯体臭的全身呢?呼呜……
 
  「呼呜……呼呜……大万……想要你……好想要你唷……」
 
  「小简……我在上班,没办法过去陪你,先自己解决好吗?」
 
  「好哦好哦……自己解决……要小简自己摸鸡鸡,然后想着大万射精吗……?」 
  「呃,嗯,可以。」
 
  「那小简要摸摸啰……呼呜……」
 
  阿狗伯的手在我娇声呻吟时缓慢动了起来,温吞地套弄起我兴奋不已的阴茎。 
  我转过头去看他,在嘴前竖起食指,默许他偷听我们的对话、偷偷爱抚我。 
  「大万你知道吗……小简好想一边舔你的鸡鸡……一边摸摸……」
 
  「嗯……我的放进小简嘴里的话,你会很辛苦喔。」
 
  「可是人家会用嘴巴让你舒服唷……跟你的大鸡鸡玩亲亲……欸嘿嘿……」 
  啊呜……怎么办,跟大万说色色的话让我好有感觉……好想再逗他喔……! 
  对了……
 
  「给你听人家的水水声唷……」
 
  我把手机拿到私处前,让他聆聼正被弄出滋滋水声的阴茎.
 
  伯伯的手粗糙却很温柔,动作又放得很慢,让我可以尽情地享受爱抚,又不 怕早早射精。
 
  虽然有点对不起大万……可是人家被伯伯摸得好舒服……舒服到水水都一直 流出来了呢!
 
  大概过了十五秒……跟着阴茎感受到的升降数到十五下,手机才贴回温温的 耳朵。
 
  「喂……你有听见吗?」
 
  「有,嗯,你真是的,我在上班还这样子勾引我。」
 
  「哪有──哪有勾引……只是让你听水水声耶……啊……好舒服……」 
  大万沉默好一会,才在我渐入佳境的呻吟中吐出一贯沉稳的声音:
 
  「小简,想听实话吗?」
 
  他的声音虽然沉稳,却有点平常没有的味道。
 
  「好哦……大万想说什么……?」
 
  「我很想现在就把你压在床上,好好满足你这骚包。」
 
  哈啊……!大万第一次说想干我!而且还说人家是骚包……讨厌啦……嘻嘻。 
  「小简也想被你压着……吃你的大鸡鸡……呜……让你进来人家里面……」 
  伯伯配合我的浪语,右手加快到我平常自慰的速度。
 
  糟糕……感觉很强……不用特别冲刺就很爽了……!
 
  「你这小色女,发春时说出来的话连我都快受不了了……」
 
  「噫呜……人家是小色女……是大万专属的小色女唷……欸嘿……是想被大 万干的小色女……!」
 
  而且还是……正在被伯伯猥亵的小色女哦……嘿嘿……好爽……!
 
  「嗯,想射了吗?」
 
  「想……!好想好想射……大万帮人家弄出来嘛……你弄嘛……」
 
  「嗯,那闭上眼睛,想像我在握住小简的下面。」
 
  「好哦好哦……!」
 
  闷热的黑暗中,我幻想着大万抱住我、爱抚我的私处,把我弄得浑身一颤一 颤的还不罢休,接着开始加快速度……
 
  「大万……人家要射了……!」
 
  「好,射出来吧,把小色女的精液都射出来。」
 
  完全放松在男人掌心内的阴茎,带着迅速自尿道升起的灼热攀上了巅峰── 
  「噫嗯……!」
 
  幻想在一瞬间瓦解。
 
  我在伯伯激烈套弄下射了……射在他急忙整个压住龟头的掌心上,把掌心弄 得一片热热滑滑……
 
  「啊……啊哈……小简被弄出好多好多精液……被……大万……」
 
  差点就喊出伯伯……呜,好想两边一起撒娇喔……
 
  呼……流了好多汗,湿湿黏黏的,还有精液的腥味……咕啾、啾……啊哈… 
  …被伯伯亲了……啾、啾咕、啾呼……得快点回到手机前……啾、啾…… 
  亲得太大声了……接起电话就听到大万在问我,我随便编了个藉口说: 
  「人家在吸手指上的精液呀……嘻嘻。」
 
  「你啊,色到我都有反应了……」
 
  「大万好色哦……超色的……都把人家弄高潮了还有反应……色鬼……」 
  「还不是你这小色女害的……小简,我有事情得处理,晚点再打给你。」 
  「好哦……要去厕所想着小简摸摸吗……?」
 
  「不是啦,有点纠纷。你先去清理,乖。」
 
  「好哦……小简乖……欸嘿!」
 
  挂上电话……我怀着焕然一新的心情,转头向伯伯索吻。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样的问题早已不再困惑着我。
 
  因为舒服而撒娇,就这么简单。
 
  吻了一下,阿狗伯翻开闷热的被单,看着我的胸口说:
 
  「妹妹去把衣服穿起来,你衣柜最前面那件。」
 
  「最前面……?」
 
  我全身沾着黏汗下床,打开衣柜,最前面是……啊,原来是指最靠近床铺的 边边,那是件薄薄的水蓝色小可爱,不是我自己的。
 
  「这件吗?」
 
  我把小可爱拿出来比对,尺寸比我穿的小上两号左右,下半部布料被剪掉一 大段,而且这材质好像偏向薄纱……
 
  「对!对!那是特地帮你买的!妹妹快把它穿起来。」
 
  「这太小了啦……」
 
  「小才好啊!你穿就知道!」
 
  「好啦……」
 
  不管怎样先穿看看吧。
 
  虽然很小件,硬套还是套得进去,肩带也不会咬太痛,只是胸部整个很挤… 
  …超挤!
 
  呜哇……是因为乳头挺立的关系吗?整颗乳头连着乳晕都好清楚……
 
  布料到乳房与肚脐中间的地方就没了,要是扣掉肩带的话,根本就是接近胸 罩的样子嘛。
 
  这模样实在是……好猥亵.
 
  「妹妹,你穿这样很骚喔!」
 
  阿狗伯的讚美害我有点沉醉在下流的打扮中,我走到床边给他近距离看个够。 
  「干嘛要我穿这么小件的,你很色耶!」
 
  「待会就穿这样陪伯伯们吃饭吧,下面配你常穿的热裤。」
 
  「蛤?又不是疯了……」
 
  「这样还没完喔,妹妹过来。」
 
  「又要干嘛……啊!喂!」
 
  伯伯竟然从刚刚就一直留着我射出来的精液,而且还伸进我胸口乱抹一通… 
  …!
 
  啊啊……精液……我的胸部上都是黏黏稠稠的精液……
 
  阿狗伯抹完就收回手,把剩下一点随便擦在我大腿上,对我露出满意的笑容。 
  「骚味都出来了喔!妹妹。」
 
  我又急又羞地说:
 
  「还不是你害的!呜,湿湿的都透得一清二楚了啦!」
 
  「哈哈哈,这样养眼啊!来,再给伯伯抱一抱!」
 
  「齁……知道了啦。」
 
  嘴上这么说,其实我很享受给伯伯抱在怀里的滋味呢。即使身体早就染上他 的体臭,一旦在闷臭的被窝里静下来,鼻子仍然主动索求伯伯的味道…… 
  晚饭时间,我真的就穿这件下楼,而且就跟在伯伯身后。
 
  剌阿伯看到我就露出色色的笑容,奶奶则是说浑身都臭臭的怎不去洗澡?阿 狗伯替我圆场,奶奶就安静了。
 
  我们在客厅等爷爷回来开饭,不久阿瑟伯也跟着过来。
 
  座位跟之前一样,靠门这边是爷爷、阿狗伯、我,垂直向的是剌阿伯和阿瑟 伯。奶奶在爷爷旁拉小板凳坐,大家边看电视边吃饭。
 
  不……看电视的大概只有奶奶。
 
  这群老头包含爷爷,都不时看向脸红通通的我,或是我那明显印出两片乳晕 与奶头的胸口……
 
  ……超棒的。
 
  被色男人关注着,让我从头到尾越来越兴奋,一碗饭都还没吃完,奶头就翘 起来了……
 
  起身夹菜的时候,也只有奶奶视而不见,其他四个色鬼都在盯我隔着布料挺 立的奶头,阿狗伯更是偷偷抚摸我的大腿。我注意到剌阿伯也想藉夹菜靠近我, 和红着脸的我四目相交时却退缩了。
 
  嘿嘿……怎么办……我竟然很享受现在这股气氛……
 
  好想……
 
  好想让他们摸我……
 
  对,我想让大家摸我……取悦我……
 
  这时阿狗伯压低了声音对我咬耳朵:
 
  「妹妹你勃起了喔!小心被阿美看到。」
 
  「啊……」
 
  可是……可是人家忍不住嘛……谁叫你们一直看我……
 
  身体好热……好痒喔……好想被人摸着解痒……
 
  我轮番看着色鬼们,到头来只有阿狗伯方便摸我,他又爱摸不摸的……即使 我蹭他,他也是我行我素……
 
  好不容易忍到吃完,奶奶开始收拾桌面,和我对上目光又叹了口气。我想帮 奶奶收,却被阿狗伯留下唱歌。等奶奶上楼,阿狗伯就拍拍我的大腿,叫我坐到 他身上去。
 
  我脸好烫,就这样坐在阿狗伯腿上,感受着他的勃起……嘿嘿……然后脚开 开地……给坐在左右的爷爷和剌阿伯抱住脚……
 
  我就这样M着腿,手拿麦克风,唱着伯伯们点的歌,让他们抚摸我的身体… 
  …
 
  至於阿瑟伯呢……他蹲在电视前,手里拿着摄影机,一边把我不时走音又高 分贝呻吟的姿态录进机器里、一边伸进裤裆内抓弄着……
 
  大家都在为小简着迷唷……欸嘿嘿……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